9月订婚黄道吉日查询2021年,2021年订婚黄道吉日

Q1:2021年适合订婚的日子一览表

白事会
(对口相声)
甲 您不认识我了吧?
乙 您恕我眼拙。
甲 我还认识我哪。
乙 废话,我还认识我哪!自己要是不认识自己,那还活什么劲儿啦!
甲 不,我还认识您哪。
乙 认识我们的居多。
甲 您姓X,叫XXX。
乙 对。
甲 小名叫XX。
乙 您提小名儿干吗呀?
甲 您还在那儿住着哪?
乙 没搬家。
甲 在哪儿住着哪?
乙 噢,不知道哇?
甲 我把那地址忘了。
乙 南锣鼓巷XX胡同。
甲 家里都好!
乙 都好。
甲 都谁好?
乙 问谁谁好。
甲 噢,不问谁谁倒霉?
乙 那也不至于呀,问也好,不问也好。
甲 老爷子好?
乙 我父亲?
甲 对。
乙 别提啦。
甲 怎么?
乙 他过去了?
甲 过去啦?
乙 对了。
甲 往哪边去了?
乙 往那边去了?
甲 甲 您把他请回来,我还跟他有事哪。(问门外叫乙方的父亲)XX大爷!
乙 别叫了?
甲 不是过去了吗?
乙 不是走过去了,我爸爸下世啦。
甲 噢,买菜去了?
乙 噢,上菜市了?
甲 好呀,帮着您抓挠抓挠,省得您一个人挣钱着急呀。
乙 什么呀?他呀,黄金入柜啦。
甲 噢,攒起来了?
乙 我攒爸爸干吗呀?
甲 多攒点儿好哇,过节过年省得着急啦。
乙 我这儿存款哪?您哪!白气冲空啦。
甲 噢,变汗包啦?
乙 你爸爸变夜猫子啦!
甲 少给他捂。
乙 什么呀?入土啦!
甲 噢,种起来了!
乙 我种爸爸干吗呀?
甲 好哇!春种秋收,这会儿正是种的时候,头伏萝卜二伏菜,三伏里头种爸爸。
乙 没听说过!
甲 到了秋后,一滋叶儿,一甩蔓儿,一开花儿,一结籽,结一地的欢蹦乱跳的小爸爸儿,都这么高儿,多有玩意儿呀。
乙 我全把它摔死!
甲 别弄死呀,留着它绿化环境也是好的呀。
乙 种树哪!
甲 不是入土了吗?
乙 入土都不懂?都是归西啦。
甲 喂鸡啦?
乙 你爸爸都喂兔子啦?他呀,没啦。
甲 找找!
乙 找?
甲 那么大东西没了就没啦?
乙 东西?
甲 找找。
乙 找?那怎么找哇?
甲 登报声明,写个寻人启事。
乙 这怎么写呀?
甲 不会写呀?我给你写,你多大岁数?
乙 三十八岁。
甲 原籍是哪儿的人?
乙 京北昌平县。
甲 职业就写说相声啦?
乙 对。
作者: jy02469766 2008-3-23 10:31 回复此发言

--------------------------------------------------------------------------------

2 回复:(文本)《中国传统相声大全》——笔画五之《白事会》
甲 行啦,您听词儿吧。上边儿写四个大字:“寻人启事”。那个“人”字要倒着写。
乙 那干吗?
甲 为的是“人到了人到了”的。
乙 噢,为吉祥?
甲 上写:“窃闻忠不顾身,孝不顾耻,忠当尽命,孝当竭诚。鄙人XXX,年三十八岁,原籍京北昌平县人,因谋生而至北京,以说相声为业,因昨日堂会回家至晚,偶不留神走失亲爹”——几个?
乙 几个?
甲 或者是多少。
乙 什么多少?一个。
甲 “走失亲爹一名,除经呈报公安局通报查找外,特登报端,望求四方仁人君子如有知其下落者,前来送信,酬金大洋五元,有将全爹一份儿送回者……”
乙 什么叫一份儿呀?
甲 就是不缺须短尾儿的。
乙 蛐蛐儿?
甲 “送回者,酬金大洋十元,酬款已备,决不食言。XXX谨启。”
乙 我听着都新鲜。
甲 底下还得写上一行小字儿。
乙 干吗呀?
甲 写清楚了吗,你爸爸是什么模样儿,什么长相儿,什么穿章儿(穿衣长短、颜色、服饰之配合变化,即穿衣的章法,谓之穿章)。什么打扮儿,多高身量儿,多大岁数儿,有胡子没胡子,有麻子没麻子,你爸爸是什么脸膛儿,是白脸膛儿,是蓝脸膛儿,可是绿脸膛哪?
乙 得,我爸爸成窦尔墩啦。
甲 最好是印一个铜板像片。
乙 那干吗?
甲 好认得清楚呀!
乙 啊!
甲 你要是马马虎虎的写:“今有XXX丢失爸爸一名,年六十多岁,黪白胡儿,如有送回音,酬金多少。”坏了!
乙 怎么?
甲 谁不帮你的忙儿呀?您的人缘儿又好,谁没有六七十岁的老朋友哇?这位走到街上就给你找,一看由对面儿走过来一个老头儿,年貌相当,也不管是不是,雇辆车就给您送家去了。您家马马虎虎的就给留下了。这位送人的刚走,门口儿又叫门,出来一看,好!又给送俩来。一会儿的工夫儿,又给送来十七个。又送二十四个,片刻之间,您是富贵满堂!
乙 怎么?
甲 一屋子老头儿!你说!留谁不留谁呀?
乙 我谁也不留,都送你们家去!
甲 我要那个干吗呀?
乙 你什么都不懂!没了,你以为是走丢了哪?我爸爸他死啦。
甲 死了你就说死了不就完了吗?你跟我转什么文哪?
乙 这叫转文哪?我爸爸死你知道不知道?
甲 知道知道。
乙 知道你干吗拿我起哄啊?
甲 我爱说笑话儿。
乙 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甲 说实在的,你爸爸要不死,你现在能说相声吗?
乙 我爸爸要是活着,他也不让我干这行呀。
甲 就是呀,你爸爸做过官哪,你也是宦门之后哇。
乙 也不敢说是宦门之后,反正是我爸爸做过几任官,那会儿家里有钱。
甲 当然有钱啦,常言说得好,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就你爸爸做这几任官,就发了老财啦,你们家可以说有“敌国之富”。
乙 也不敢说有“敌国之富”,反正家里够过儿。
甲 就由打你爸爸这么一死,就你们家那些财产,是一年不如一年,一月不如一月,一天不如一天,一时不如一时,一会儿不如一会儿,是一阵儿不如一阵儿。
乙 好嘛,这就要完!
甲 生生儿是你爸爸死的时候办那通儿丧事,办大发了。
乙 谁说不是哪。
甲 可是您要是在家,也就没这事了。
乙 那年我出外了。
甲 对,您被枪毙了嘛!
乙 啊!什么?
甲 不是,您被请去演戏啦。
乙 我干吗单去演戏去呀?
甲 您不是爱唱戏吗?
乙 哎,对。
甲 你爸爸死的时候,我正在您家哪。
乙 我听说了。
甲 你爸爸病至垂危,知道自己不行了,当着诸亲贵友,就把你哥哥跟你兄弟都叫过去了。(向观众指乙方)他们一共是哥儿仨。
乙 对,我行二。
甲 (学乙父临死时遗言)“你们都过来。”那哥儿俩往这儿一站:“爸爸,有什么遗言您留下吧。”“爸爸我可不行了。”
乙 我爸爸不行了。
甲 我不行了。
乙 我爸爸要完。
甲 我要完。
乙 我爸爸要死。
甲 我要死。
乙 (向甲)你早就该死!就里有你什么呀?
甲 我这不是学你爸爸哪吗?
乙 你这么一学,我就吃亏了。

甲 (继续学乙父临死)“我死之后,没有别的挂念,咱们家这点儿财产,是趁二百多万,我在大陆银行还存了二十万块钱现大洋,你们把它取出来是一样儿一半,十万块钱发送我、十万块钱留着你们过日子咱们是死的也得顾,活的也得顾。”多疼你们哥儿仨啊!
乙 我爸爸就疼我们兄弟仨。
甲 你爸爸说完这句话,可就坏了。
乙 怎么?
甲 这口痰上来了,牙也紧了,抬头纹也开了,大眼角犄角儿也散了,耳朵边儿也焦了,鼻翅儿也扇了,下巴颏儿也抖了,蹬蹬腿儿,咧咧嘴儿,你爸爸就西方接引了,西方正路了,呜呼哀哉,伏惟尚飨,身归那世,嗝儿屁着凉,吹灯拔蜡,俩六一个幺——
乙 怎么讲?
甲 眼儿猴了!
乙 你就说死了不就完了吗?
甲 你爸爸这么一死,老三这个哭哇。
乙 那是呀,父子连心哪?
甲 (学哭)“老宝贝儿……”
乙 有哭老宝贝儿的吗?
甲 应当怎么哭哇?
乙 (学哭)“爸爸呀……”
甲 (学哭声)“唉……”
乙 你这儿干吗哪?
甲 我也哭哪?
乙 (向观众)您听这份儿乱。
甲 大伙儿全哭了,你猜你哥哥怎么样?
乙 也得哭。
甲 他一个眼泪也没有?
乙 他动了真急了。
甲 别人哭,他也不让哭。
乙 他嫌乱。
甲 老三那儿正哭着哪,你哥哥过去给拦住了,叫着你们老三的小名儿:“三儿!你哭什么哪你?”“(哭声)爸爸死了。”“不是这个爸爸死了吗?等那个来了再说!”
乙 哪个呀?
甲 说等您回来再说。
乙 我回得来吗?
甲 “人,死了死了,你能给哭活了吗?你得想主意办事?”
乙 这话也对。可着家当给老爷子办丧事。
甲 “老爷子死了,得对得起怹。”
乙 这纯粹是大晕头。
甲 老三这地方慎重,把你哥哥给拦住了:“大哥,这可不行,爸爸临死的时候留下的话,让咱们是一样儿一半儿,你都发送他了,日后咱们还过不过了?大哥,这可不能听您的。”
乙 老三说得对。
甲 你哥哥一听火儿啦!因为这句话,跟老三吵起来了。
乙 我哥哥那个人也脾气暴。
甲 也搭着那天他又喝了点儿酒,叫着你们老三的小名儿:“三儿,听我告诉你,有父从父,无父从和尚!”
乙 你们家都从老道哇?
甲 你哥哥小名儿不是叫和尚吗?
乙 怎么单起这么个名字呀?
甲 “爸爸活着,听爸爸的,爸爸一死,我就是……”
乙 噢,俩人儿,穿心杠。
甲 不不,去了去了。我说的那俩是找香尺的。这叫“对尺穿孝”。
乙 你倒说清楚了哇?
甲 五半堂的执事。这还要样么样啊?
乙 这就可以的了。
甲 您家这殡,有个特点。
乙 什么特点?
甲 送殡的人多。
乙 对,我爸爸好交。
甲 你说,那天送殡有多少人?
乙 有二百多人。
甲 二百多人?两万人也多呀。
乙 我们家没有那么大的交往。
甲 不管认识不认识,听说是你爸爸死了,都要给送送殡。
乙 这是人缘儿。
甲 上岁数的,是你爸爸交往的。年轻的,是你们哥儿几个维持的。至顶到小孩儿,都是跟您家的小孩儿同学。
乙 对。
甲 那时候你爸爸跟谁最相好哪?
乙 这我知道,王怀庆。
甲 对,他的官衔是步军统领,卫戍司令部的司令,庆威上将军。跟你爸爸最相好,听说你爸爸死了,要亲自给你爸爸送殡。
乙 多大的面子呀。
甲 你哥哥这地方开窍儿,给拦了:“哎呀!您这么大岁数了,我们可实在是不敢当。您请回吧,千万可别送了。”
乙 应该栏。
甲 这么一拦不要紧,闹得王将军很为难,你说是送,还是不送?送吧,孝子拦,不送吧,又对不起你父亲。一想怎么办哪?得了,干脆,把司令部“大令”派去吧。
乙 派“大令”干吗呀?
甲 给送送殡哪?
乙 送殡派“大令”干什么呀?
甲 代表王将军到啦。
乙 殡前头弄个大令,这玩意儿看着它多别扭哇?
甲 这不是脸面吗?
乙 我是没在家,我要在家,连派“大令”我都拦了。
甲 又一想光派大令去不好看哪,再派点儿弟兄,前边派了二百马队骑着马。原定有份儿乐队,那天乐队人不齐了,就剩下四个号兵了,在前边二龙出水式,吹着号,哒哒哒嘀嘀哒哒……
乙 这号声听着别扭?
甲 后边哪?是二百步队扛着枪,上着刺刀,压着顶门子儿。
乙 嗳嗳嗳,送殡扛着枪,上刺刀干什么?
甲 这不是威风吗?
乙 干吗上顶门子儿呀?
甲 空枪扛它干吗呀?
乙 你说这玩意儿够多玄。
甲 在出殡以前,先出告示。
乙 出告示?
甲 啊,写上在哪儿起杠,走哪儿,奔哪儿,在哪儿下葬。
乙 那叫路引!不叫告示?
甲 对,路引,起杠在哪儿呢?后门(地安门)外帽儿胡同。
乙 帽儿胡同?那是提督衙门,又是司令部。
甲 司令部干吗?我说的是在帽儿胡同口儿上大杠。
乙 废话,我们住家在南锣鼓巷里黑芝麻胡同,应该在交道口上大杠。
甲 交道口走不了。
乙 怎么走不了呀?
甲 那儿正修理马路哪!
乙 怎么那么巧哇?
甲 帽儿胡同上了大杠,出太平仓西口,走西四,西单,宣武门,菜市口,往东走虎坊桥,珠市口,往南奔天桥儿。
乙 啊!上天桥儿干吗去?
甲 您家那坟地不是在永安门外大沙土口儿吗?它得由天桥儿路过呀?
乙 你那叫废话,我们家的坟地在德胜门外土城儿。
甲 您说那是老坟地,这是新坟地,想拿你爸爸立祖。
乙 嘿!我连我们家坟地都不知道在哪儿啦!
甲 那天我不知道你爸爸出来。
乙 啊!出来?什么出来?
甲 这个殡哪,出来!
乙 你把那个殡字儿说出来!
甲 那天我上南城外办事去了,回来正走到珠市口的南边儿,我一看,嚯!怎么这么多人哪?成了人山人海了,马路两旁的人,全站满啦,看热闹的都上房了。我心里说:今儿有什么事呀?找个熟人打听打听:“我说大哥,
您这儿瞧什么哪?”“哟!你还不知道哪?一会儿XXX他爸爸过来。”
乙 过来?
甲 这个殡哪,过来。
乙 你把那殡字儿带出来!
甲 我一想:不对呀,我记得是搁五七呀?怎么今儿个就出来了?
乙 出来?
甲 这个殡哪!
乙 (面向观众指甲)他老把这殡字儿丢了!
甲 后来我才听说,说那个日子不好。改了三七了。我一想:怎么办哪?就甭往您家赶了,再赶也来不及啦。干脆就在这儿等着得了。一会儿的工夫,我一看,你爸爸由北边儿过来了!坐在敞车上,俩人搀着,穿着“白号坎儿”,脑袋可耷拉了。
乙 噢!枪毙的!你拿我爸爸当出大差的啦?
甲 这话说得不对呀?咱们哥儿俩这样的交情,我要说老爷子枪毙啦,我又怎么好看哪?你听我哪句话像枪毙的,你给挑出来?
乙 哪句话?就由打帽儿胡同一上杠,我就不乐意听!你让各位听听,我爸爸坐在敞车上俩人搀着,穿着白号坎儿,脑袋也耷拉了,这不是枪毙这是什么?
甲 你没听清楚怨谁呀?我说的是你爸爸放大那像片儿,就是那个“影”。
乙 “影”,有影亭!
甲 影亭轿竿折啦,现雇来不及了,就搁在拉像的那大敞车上啦。
乙 那干吗还用俩人搀着呀?
甲 得扶着呀?不扶着趴下了,玻璃碎了。
乙 白号坎儿?
甲 照相时闪了光啦?
乙 脑袋也耷拉了?
甲 它不是快咽气时候照的吗?!
乙 早干吗去啦?
甲 这看热闹的可就嚷上了!“二哥,过来啦!”
乙 什么过来啦?
甲 这个殡哪,过来啦!
乙 你怎么老把这殡字儿给落下呀?
甲 “几个呀?”
乙 几个?
甲 几个孝子?
乙 唉!
甲 “仨,嗨!”
乙 仨?
甲 你们不是哥儿仨吗?
乙 对!
甲 “哪个是呀?”
乙 哪个是正凶?
甲 “哪个是XXX哇?”
乙 打听我干吗呀?
甲 您不是名望大吗?都想要看看您本人。
乙 看看我管什么呀?
甲 “当间儿那个,嗨!”
乙 对,我是正凶嘛!
甲 你是老二,不得在当间儿吗?
乙 嗳,对!
甲 “这小子真横。”
乙 是呀,还直骂街哪?
甲 说您没钱办这么大的事,可真横。
乙 这挨着横什么啦?
甲 “罢了,颜色没变。”
乙 是呀,我胆子大嘛!
甲 说你熬好几宵了,颜色没变!
乙 这是谁这么爱多管闲事呀?
甲 到了天桥儿,连生意场子都给搅了。
乙 怎么?
甲 全瞧你爸爸这殡来了。你爸爸到了天桥儿往西,奔二道坛门。
乙 对,那是刑场嘛!
甲 什么刑场?坛门口那有个茶桌儿,不得打那儿过呀?
乙 这茶桌怎么单摆到那儿啦?
甲 就是那木厂子给摆的嘛!
乙 明天我就给它放火去!
甲 到了坛门口哪,给搀下车来。
乙 下车。
甲 送殡的下车喝碗水呀!
乙 对!
甲 下车叫跪下。
乙 跪下好领刑啊!
甲 孝子道谢!
乙 哎,对!
甲 刚跪好,就听脑袋后头,啪啪!
乙 开枪啦?
甲 摔俩茶碗!
乙 怎么那么寸哪!

Q2:黄道吉日2021年嫁娶

嫁娶黄道吉日是指适合结婚嫁娶的好日子,对于这样的日子,人们是很喜欢的,在选择婚礼日期时也优先选择这种,那么你知道黄历2021黄道吉日嫁娶是哪几天吗?2021适合嫁娶的黄道吉日有哪些呢?一起去看看吧。
结婚
2021年1月嫁娶黄道吉日查询
公历2021年1月7日,星期四,农历冬月二十四号
公历2021年1月8日,星期五,农历冬月二十五号
公历2021年1月10日,星期日,农历冬月二十七号
公历2021年1月19日,星期二,农历腊月七号
公历2021年1月21日,星期四,农历腊月九号
公历2021年1月22日,星期五,农历腊月十号
公历2021年1月24日,星期日,农历腊月十二号
公历2021年1月26日,星期二,农历腊月十四号
公历2021年1月27日,星期三,农历腊月十五号
公历2021年1月31日,星期日,农历腊月十九号
2021年2月嫁娶黄道吉日查询
公历2021年2月2日,星期二,农历腊月二十一号
公历2021年2月3日,星期三,农历腊月二十二号
公历2021年2月4日,星期四,农历腊月二十三号
公历2021年2月6日,星期六,农历腊月二十五号
公历2021年2月9日,星期二,农历腊月二十八号
公历2021年2月12日,星期五,农历正月一号
公历2021年2月16日,星期二,农历正月五号
公历2021年2月18日,星期四,农历正月七号
公历2021年2月24日,星期三,农历正月十三号
公历2021年2月25日,星期四,农历正月十四号
公历2021年2月28日,星期日,农历正月十七号
2021年3月嫁娶黄道吉日查询
公历2021年3月5日,星期五,农历正月二十二号
公历2021年3月8日,星期一,农历正月二十五号
公历2021年3月11日,星期四,农历正月二十八号
公历2021年3月12日,星期五,农历正月二十九号
公历2021年3月18日,星期四,农历二月六号
公历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农历二月十二号
公历2021年3月27日,星期六,农历二月十五号
公历2021年3月29日,星期一,农历二月十七号

Q3:黄历2021年9月结婚黄道吉日

恩,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能靠的住的男的

Q4:2021年9月结婚黄道吉日

饿 那是她的性格吧~
跟星座没什么关系吧? 我认识的一个女生,她是水瓶座的,也是很喜欢和男生玩啊 ?
那是她的人际交往能力强吧~
至于你该不该和她在一起,还是自己想想吧 我也是很模糊~~

Q5:2021年适合订婚的日子一览表

白事会
(对口相声)
甲 您不认识我了吧?
乙 您恕我眼拙。
甲 我还认识我哪。
乙 废话,我还认识我哪!自己要是不认识自己,那还活什么劲儿啦!
甲 不,我还认识您哪。
乙 认识我们的居多。
甲 您姓X,叫XXX。
乙 对。
甲 小名叫XX。
乙 您提小名儿干吗呀?
甲 您还在那儿住着哪?
乙 没搬家。
甲 在哪儿住着哪?
乙 噢,不知道哇?
甲 我把那地址忘了。
乙 南锣鼓巷XX胡同。
甲 家里都好!
乙 都好。
甲 都谁好?
乙 问谁谁好。
甲 噢,不问谁谁倒霉?
乙 那也不至于呀,问也好,不问也好。
甲 老爷子好?
乙 我父亲?
甲 对。
乙 别提啦。
甲 怎么?
乙 他过去了?
甲 过去啦?
乙 对了。
甲 往哪边去了?
乙 往那边去了?
甲 甲 您把他请回来,我还跟他有事哪。(问门外叫乙方的父亲)XX大爷!
乙 别叫了?
甲 不是过去了吗?
乙 不是走过去了,我爸爸下世啦。
甲 噢,买菜去了?
乙 噢,上菜市了?
甲 好呀,帮着您抓挠抓挠,省得您一个人挣钱着急呀。
乙 什么呀?他呀,黄金入柜啦。
甲 噢,攒起来了?
乙 我攒爸爸干吗呀?
甲 多攒点儿好哇,过节过年省得着急啦。
乙 我这儿存款哪?您哪!白气冲空啦。
甲 噢,变汗包啦?
乙 你爸爸变夜猫子啦!
甲 少给他捂。
乙 什么呀?入土啦!
甲 噢,种起来了!
乙 我种爸爸干吗呀?
甲 好哇!春种秋收,这会儿正是种的时候,头伏萝卜二伏菜,三伏里头种爸爸。
乙 没听说过!
甲 到了秋后,一滋叶儿,一甩蔓儿,一开花儿,一结籽,结一地的欢蹦乱跳的小爸爸儿,都这么高儿,多有玩意儿呀。
乙 我全把它摔死!
甲 别弄死呀,留着它绿化环境也是好的呀。
乙 种树哪!
甲 不是入土了吗?
乙 入土都不懂?都是归西啦。
甲 喂鸡啦?
乙 你爸爸都喂兔子啦?他呀,没啦。
甲 找找!
乙 找?
甲 那么大东西没了就没啦?
乙 东西?
甲 找找。
乙 找?那怎么找哇?
甲 登报声明,写个寻人启事。
乙 这怎么写呀?
甲 不会写呀?我给你写,你多大岁数?
乙 三十八岁。
甲 原籍是哪儿的人?
乙 京北昌平县。
甲 职业就写说相声啦?
乙 对。
作者: jy02469766 2008-3-23 10:31 回复此发言

--------------------------------------------------------------------------------

2 回复:(文本)《中国传统相声大全》——笔画五之《白事会》
甲 行啦,您听词儿吧。上边儿写四个大字:“寻人启事”。那个“人”字要倒着写。
乙 那干吗?
甲 为的是“人到了人到了”的。
乙 噢,为吉祥?
甲 上写:“窃闻忠不顾身,孝不顾耻,忠当尽命,孝当竭诚。鄙人XXX,年三十八岁,原籍京北昌平县人,因谋生而至北京,以说相声为业,因昨日堂会回家至晚,偶不留神走失亲爹”——几个?
乙 几个?
甲 或者是多少。
乙 什么多少?一个。
甲 “走失亲爹一名,除经呈报公安局通报查找外,特登报端,望求四方仁人君子如有知其下落者,前来送信,酬金大洋五元,有将全爹一份儿送回者……”
乙 什么叫一份儿呀?
甲 就是不缺须短尾儿的。
乙 蛐蛐儿?
甲 “送回者,酬金大洋十元,酬款已备,决不食言。XXX谨启。”
乙 我听着都新鲜。
甲 底下还得写上一行小字儿。
乙 干吗呀?
甲 写清楚了吗,你爸爸是什么模样儿,什么长相儿,什么穿章儿(穿衣长短、颜色、服饰之配合变化,即穿衣的章法,谓之穿章)。什么打扮儿,多高身量儿,多大岁数儿,有胡子没胡子,有麻子没麻子,你爸爸是什么脸膛儿,是白脸膛儿,是蓝脸膛儿,可是绿脸膛哪?
乙 得,我爸爸成窦尔墩啦。
甲 最好是印一个铜板像片。
乙 那干吗?
甲 好认得清楚呀!
乙 啊!
甲 你要是马马虎虎的写:“今有XXX丢失爸爸一名,年六十多岁,黪白胡儿,如有送回音,酬金多少。”坏了!
乙 怎么?
甲 谁不帮你的忙儿呀?您的人缘儿又好,谁没有六七十岁的老朋友哇?这位走到街上就给你找,一看由对面儿走过来一个老头儿,年貌相当,也不管是不是,雇辆车就给您送家去了。您家马马虎虎的就给留下了。这位送人的刚走,门口儿又叫门,出来一看,好!又给送俩来。一会儿的工夫儿,又给送来十七个。又送二十四个,片刻之间,您是富贵满堂!
乙 怎么?
甲 一屋子老头儿!你说!留谁不留谁呀?
乙 我谁也不留,都送你们家去!
甲 我要那个干吗呀?
乙 你什么都不懂!没了,你以为是走丢了哪?我爸爸他死啦。
甲 死了你就说死了不就完了吗?你跟我转什么文哪?
乙 这叫转文哪?我爸爸死你知道不知道?
甲 知道知道。
乙 知道你干吗拿我起哄啊?
甲 我爱说笑话儿。
乙 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甲 说实在的,你爸爸要不死,你现在能说相声吗?
乙 我爸爸要是活着,他也不让我干这行呀。
甲 就是呀,你爸爸做过官哪,你也是宦门之后哇。
乙 也不敢说是宦门之后,反正是我爸爸做过几任官,那会儿家里有钱。
甲 当然有钱啦,常言说得好,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就你爸爸做这几任官,就发了老财啦,你们家可以说有“敌国之富”。
乙 也不敢说有“敌国之富”,反正家里够过儿。
甲 就由打你爸爸这么一死,就你们家那些财产,是一年不如一年,一月不如一月,一天不如一天,一时不如一时,一会儿不如一会儿,是一阵儿不如一阵儿。
乙 好嘛,这就要完!
甲 生生儿是你爸爸死的时候办那通儿丧事,办大发了。
乙 谁说不是哪。
甲 可是您要是在家,也就没这事了。
乙 那年我出外了。
甲 对,您被枪毙了嘛!
乙 啊!什么?
甲 不是,您被请去演戏啦。
乙 我干吗单去演戏去呀?
甲 您不是爱唱戏吗?
乙 哎,对。
甲 你爸爸死的时候,我正在您家哪。
乙 我听说了。
甲 你爸爸病至垂危,知道自己不行了,当着诸亲贵友,就把你哥哥跟你兄弟都叫过去了。(向观众指乙方)他们一共是哥儿仨。
乙 对,我行二。
甲 (学乙父临死时遗言)“你们都过来。”那哥儿俩往这儿一站:“爸爸,有什么遗言您留下吧。”“爸爸我可不行了。”
乙 我爸爸不行了。
甲 我不行了。
乙 我爸爸要完。
甲 我要完。
乙 我爸爸要死。
甲 我要死。
乙 (向甲)你早就该死!就里有你什么呀?
甲 我这不是学你爸爸哪吗?
乙 你这么一学,我就吃亏了。

甲 (继续学乙父临死)“我死之后,没有别的挂念,咱们家这点儿财产,是趁二百多万,我在大陆银行还存了二十万块钱现大洋,你们把它取出来是一样儿一半,十万块钱发送我、十万块钱留着你们过日子咱们是死的也得顾,活的也得顾。”多疼你们哥儿仨啊!
乙 我爸爸就疼我们兄弟仨。
甲 你爸爸说完这句话,可就坏了。
乙 怎么?
甲 这口痰上来了,牙也紧了,抬头纹也开了,大眼角犄角儿也散了,耳朵边儿也焦了,鼻翅儿也扇了,下巴颏儿也抖了,蹬蹬腿儿,咧咧嘴儿,你爸爸就西方接引了,西方正路了,呜呼哀哉,伏惟尚飨,身归那世,嗝儿屁着凉,吹灯拔蜡,俩六一个幺——
乙 怎么讲?
甲 眼儿猴了!
乙 你就说死了不就完了吗?
甲 你爸爸这么一死,老三这个哭哇。
乙 那是呀,父子连心哪?
甲 (学哭)“老宝贝儿……”
乙 有哭老宝贝儿的吗?
甲 应当怎么哭哇?
乙 (学哭)“爸爸呀……”
甲 (学哭声)“唉……”
乙 你这儿干吗哪?
甲 我也哭哪?
乙 (向观众)您听这份儿乱。
甲 大伙儿全哭了,你猜你哥哥怎么样?
乙 也得哭。
甲 他一个眼泪也没有?
乙 他动了真急了。
甲 别人哭,他也不让哭。
乙 他嫌乱。
甲 老三那儿正哭着哪,你哥哥过去给拦住了,叫着你们老三的小名儿:“三儿!你哭什么哪你?”“(哭声)爸爸死了。”“不是这个爸爸死了吗?等那个来了再说!”
乙 哪个呀?
甲 说等您回来再说。
乙 我回得来吗?
甲 “人,死了死了,你能给哭活了吗?你得想主意办事?”
乙 这话也对。可着家当给老爷子办丧事。
甲 “老爷子死了,得对得起怹。”
乙 这纯粹是大晕头。
甲 老三这地方慎重,把你哥哥给拦住了:“大哥,这可不行,爸爸临死的时候留下的话,让咱们是一样儿一半儿,你都发送他了,日后咱们还过不过了?大哥,这可不能听您的。”
乙 老三说得对。
甲 你哥哥一听火儿啦!因为这句话,跟老三吵起来了。
乙 我哥哥那个人也脾气暴。
甲 也搭着那天他又喝了点儿酒,叫着你们老三的小名儿:“三儿,听我告诉你,有父从父,无父从和尚!”
乙 你们家都从老道哇?
甲 你哥哥小名儿不是叫和尚吗?
乙 怎么单起这么个名字呀?
甲 “爸爸活着,听爸爸的,爸爸一死,我就是……”
乙 噢,俩人儿,穿心杠。
甲 不不,去了去了。我说的那俩是找香尺的。这叫“对尺穿孝”。
乙 你倒说清楚了哇?
甲 五半堂的执事。这还要样么样啊?
乙 这就可以的了。
甲 您家这殡,有个特点。
乙 什么特点?
甲 送殡的人多。
乙 对,我爸爸好交。
甲 你说,那天送殡有多少人?
乙 有二百多人。
甲 二百多人?两万人也多呀。
乙 我们家没有那么大的交往。
甲 不管认识不认识,听说是你爸爸死了,都要给送送殡。
乙 这是人缘儿。
甲 上岁数的,是你爸爸交往的。年轻的,是你们哥儿几个维持的。至顶到小孩儿,都是跟您家的小孩儿同学。
乙 对。
甲 那时候你爸爸跟谁最相好哪?
乙 这我知道,王怀庆。
甲 对,他的官衔是步军统领,卫戍司令部的司令,庆威上将军。跟你爸爸最相好,听说你爸爸死了,要亲自给你爸爸送殡。
乙 多大的面子呀。
甲 你哥哥这地方开窍儿,给拦了:“哎呀!您这么大岁数了,我们可实在是不敢当。您请回吧,千万可别送了。”
乙 应该栏。
甲 这么一拦不要紧,闹得王将军很为难,你说是送,还是不送?送吧,孝子拦,不送吧,又对不起你父亲。一想怎么办哪?得了,干脆,把司令部“大令”派去吧。
乙 派“大令”干吗呀?
甲 给送送殡哪?
乙 送殡派“大令”干什么呀?
甲 代表王将军到啦。
乙 殡前头弄个大令,这玩意儿看着它多别扭哇?
甲 这不是脸面吗?
乙 我是没在家,我要在家,连派“大令”我都拦了。
甲 又一想光派大令去不好看哪,再派点儿弟兄,前边派了二百马队骑着马。原定有份儿乐队,那天乐队人不齐了,就剩下四个号兵了,在前边二龙出水式,吹着号,哒哒哒嘀嘀哒哒……
乙 这号声听着别扭?
甲 后边哪?是二百步队扛着枪,上着刺刀,压着顶门子儿。
乙 嗳嗳嗳,送殡扛着枪,上刺刀干什么?
甲 这不是威风吗?
乙 干吗上顶门子儿呀?
甲 空枪扛它干吗呀?
乙 你说这玩意儿够多玄。
甲 在出殡以前,先出告示。
乙 出告示?
甲 啊,写上在哪儿起杠,走哪儿,奔哪儿,在哪儿下葬。
乙 那叫路引!不叫告示?
甲 对,路引,起杠在哪儿呢?后门(地安门)外帽儿胡同。
乙 帽儿胡同?那是提督衙门,又是司令部。
甲 司令部干吗?我说的是在帽儿胡同口儿上大杠。
乙 废话,我们住家在南锣鼓巷里黑芝麻胡同,应该在交道口上大杠。
甲 交道口走不了。
乙 怎么走不了呀?
甲 那儿正修理马路哪!
乙 怎么那么巧哇?
甲 帽儿胡同上了大杠,出太平仓西口,走西四,西单,宣武门,菜市口,往东走虎坊桥,珠市口,往南奔天桥儿。
乙 啊!上天桥儿干吗去?
甲 您家那坟地不是在永安门外大沙土口儿吗?它得由天桥儿路过呀?
乙 你那叫废话,我们家的坟地在德胜门外土城儿。
甲 您说那是老坟地,这是新坟地,想拿你爸爸立祖。
乙 嘿!我连我们家坟地都不知道在哪儿啦!
甲 那天我不知道你爸爸出来。
乙 啊!出来?什么出来?
甲 这个殡哪,出来!
乙 你把那个殡字儿说出来!
甲 那天我上南城外办事去了,回来正走到珠市口的南边儿,我一看,嚯!怎么这么多人哪?成了人山人海了,马路两旁的人,全站满啦,看热闹的都上房了。我心里说:今儿有什么事呀?找个熟人打听打听:“我说大哥,
您这儿瞧什么哪?”“哟!你还不知道哪?一会儿XXX他爸爸过来。”
乙 过来?
甲 这个殡哪,过来。
乙 你把那殡字儿带出来!
甲 我一想:不对呀,我记得是搁五七呀?怎么今儿个就出来了?
乙 出来?
甲 这个殡哪!
乙 (面向观众指甲)他老把这殡字儿丢了!
甲 后来我才听说,说那个日子不好。改了三七了。我一想:怎么办哪?就甭往您家赶了,再赶也来不及啦。干脆就在这儿等着得了。一会儿的工夫,我一看,你爸爸由北边儿过来了!坐在敞车上,俩人搀着,穿着“白号坎儿”,脑袋可耷拉了。
乙 噢!枪毙的!你拿我爸爸当出大差的啦?
甲 这话说得不对呀?咱们哥儿俩这样的交情,我要说老爷子枪毙啦,我又怎么好看哪?你听我哪句话像枪毙的,你给挑出来?
乙 哪句话?就由打帽儿胡同一上杠,我就不乐意听!你让各位听听,我爸爸坐在敞车上俩人搀着,穿着白号坎儿,脑袋也耷拉了,这不是枪毙这是什么?
甲 你没听清楚怨谁呀?我说的是你爸爸放大那像片儿,就是那个“影”。
乙 “影”,有影亭!
甲 影亭轿竿折啦,现雇来不及了,就搁在拉像的那大敞车上啦。
乙 那干吗还用俩人搀着呀?
甲 得扶着呀?不扶着趴下了,玻璃碎了。
乙 白号坎儿?
甲 照相时闪了光啦?
乙 脑袋也耷拉了?
甲 它不是快咽气时候照的吗?!
乙 早干吗去啦?
甲 这看热闹的可就嚷上了!“二哥,过来啦!”
乙 什么过来啦?
甲 这个殡哪,过来啦!
乙 你怎么老把这殡字儿给落下呀?
甲 “几个呀?”
乙 几个?
甲 几个孝子?
乙 唉!
甲 “仨,嗨!”
乙 仨?
甲 你们不是哥儿仨吗?
乙 对!
甲 “哪个是呀?”
乙 哪个是正凶?
甲 “哪个是XXX哇?”
乙 打听我干吗呀?
甲 您不是名望大吗?都想要看看您本人。
乙 看看我管什么呀?
甲 “当间儿那个,嗨!”
乙 对,我是正凶嘛!
甲 你是老二,不得在当间儿吗?
乙 嗳,对!
甲 “这小子真横。”
乙 是呀,还直骂街哪?
甲 说您没钱办这么大的事,可真横。
乙 这挨着横什么啦?
甲 “罢了,颜色没变。”
乙 是呀,我胆子大嘛!
甲 说你熬好几宵了,颜色没变!
乙 这是谁这么爱多管闲事呀?
甲 到了天桥儿,连生意场子都给搅了。
乙 怎么?
甲 全瞧你爸爸这殡来了。你爸爸到了天桥儿往西,奔二道坛门。
乙 对,那是刑场嘛!
甲 什么刑场?坛门口那有个茶桌儿,不得打那儿过呀?
乙 这茶桌怎么单摆到那儿啦?
甲 就是那木厂子给摆的嘛!
乙 明天我就给它放火去!
甲 到了坛门口哪,给搀下车来。
乙 下车。
甲 送殡的下车喝碗水呀!
乙 对!
甲 下车叫跪下。
乙 跪下好领刑啊!
甲 孝子道谢!
乙 哎,对!
甲 刚跪好,就听脑袋后头,啪啪!
乙 开枪啦?
甲 摔俩茶碗!
乙 怎么那么寸哪!

Q6:订婚黄道吉日查询

男是80.6.14 ,女生是86.8.15 均是农历的,
本月为您二位结婚的吉月--极佳,无不利的冲日!
2009年8月份恭候您二位结婚的黄道吉日是:
(您任选)
2009年08月01日 星期六 六月十一 壬申(冲猴)
2009年08月02日 星期日 六月十二 癸酉(冲鸡)
2009年08月07日 星期五 六月十七 戊寅(冲虎)
2009年08月09日 星期日 六月十九 庚辰(冲龙)
2009年08月11日 星期二 六月廿一 壬午(冲马)
2009年08月14日 星期五 六月廿四 乙酉(冲鸡)
2009年08月16日 星期日 六月廿六 丁亥(冲猪)
2009年08月17日 星期一 六月廿七 戊子(冲鼠)
2009年08月18日 星期二 六月廿八 己丑(冲牛)
2009年08月19日 星期三 六月廿九 庚寅(冲虎)
2009年08月23日 星期日 七月初四 甲午(冲马)
2009年08月26日 星期三 七月初七 丁酉(冲鸡)
2009年08月27日 星期四 七月初八 戊戍(冲狗)
2009年08月29日 星期六 七月初十 庚子(冲鼠)
2009年08月30日 星期日 七月十一 辛丑(冲牛)
祝愿你们美满幸福!